第194章 对我有一分真吗?_极致掌控
笔趣阁 > 极致掌控 > 第194章 对我有一分真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4章 对我有一分真吗?

  舆论怎么沸沸扬扬的虞念不想去关注,因为相比那些只会猜测的人,她应该算是最接近真相的了。

  这还是头一回虞念觉得在家里待不住的时候呢。

  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惶惶的。

  可现如今江家发生的事跟她没关系,就连江年宴也这么说的不是吗?

  稍晚些的时候,江年宴来了她这。

  进门后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倦怠,整个人靠在沙发上,头枕着沙发后背好半天。还是上午那身衣服,西装裤包裹着的两条大长腿很随意岔开着。他抬手扯了衬衫的扣子,脖颈处的红痕稍稍褪了些颜色。

  搁以往,每当他来家里她都很紧张。但今天她竟是渴望见着他的,见他看上去挺累,她端了柠檬水在茶几上,轻声问他,“你是从哪来的?”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去医院瞧瞧情况。

  江年宴仍旧靠在那,没坐起身,但回答了她的问题,嗓音都是低低懒懒的,“从老宅。”

  “那些亲戚才安顿好?”

  江年宴嗯了一声。

  虞念光想着那么一大帮子人就头大,过年行程意外的更改,确实是挺麻烦,人少尚算好安排,人一多,各种杂事也多。

  两人之间出现沉默。

  很安静的气流在两人之间肆意流窜。

  良久后江年宴问,“想知道季姿的事?”

  虞念嗯了声,倒是挺直接的。

  怎么说呢,她倒不是有多关心季姿,只是很关注这件事。而且怎么讲呢,要说季姿跟她一丁点关系都没有也不现实,毕竟算是她勾搭的江择劈腿。

  暂且别管她到底要不要嫁入江家,最起码季姿是最直接的导火线。

  江年宴坐了起来,见她柠檬水都帮他倒好了他笑了笑,“为什么不直接问?还挺有耐性的。”

  虞念见他主动提起,那她也不客气了,便道,“我是挺想问的,热搜上都说江择朝着季姿大打出手了。但我看你挺累的,所以想缓缓……”

  她把柠檬水端给他,“要不,你先缓缓?”

  一句话把江年宴给气笑了。

  还缓缓,怎么想的?

  他接过杯子喝了两口,倒是解了乏。放下杯子他说,“江择虽然德行有亏,但还不至于动手去打女人。”

  虞念愕然,“都被戴绿帽子了还不至于?”

  江年宴看着她,眼神似有考量。

  虽说是在自己家里,但虞念接下来的话挺小声的。“季姿跟江年启说,自从她进到江家后江择就没碰过她。除非季姿撒谎,否则江择一定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

  江年宴若有所思,别管江择之前是个什么状态,昨晚只要他没碰过季姿,季姿却因为剧烈运动而导致大出血,这一下江择就什么都明白了。

  “江择的确是在病房里发了不小的脾气,这件事怕是盖不过去的,至少江年泰会彻查这件事。”江年宴通过老刘,也大致上知道医院里的情况。

  虞念问,“奶奶知晓了吗?”

  江年宴微微点头,面色淡淡的。

  “奶奶肯定不想事情闹大。”虞念轻声说,“在奶奶看来,昨晚留在江家的都是亲戚,能跟季姿偷情的也肯定出自亲戚,季姿那么高傲的人不可能看上司机或是下人,退一万步来说真是司机和下人那也是江家的人,说白了都是家丑不可外扬。”

  江年宴说,“公开处置不可能,但少不了内部调查。不管是江年泰还是唐慧,本来对季姿进门这件事就心怀芥蒂,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哪会算完?而且就算长辈们想息事宁人,戴绿帽子这件事江择也忍不了。”

  “可对方是江年启,能怎么办?”虞念说。

  江年宴抬眼看她。

  看得虞念发毛,“怎么了?”

  “至少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是江年启。”

  “那江年启呢?事发的时候他还跟着去了医院。”

  江年宴笑说,“人人都说江家三子中属次子最与世无争温文尔雅,可在我看来三子之中就属次子最暗藏心思,他才是佛口蛇心的八贤王。”

  他轻轻转着杯子,“像是这种人,必然不想事态的发展超出他的控制范围内,所以昨晚他跟着去就变得顺理成章。”

  虞念恍悟。

  是啊,否则平时在面上看着都毫无关系的两个人他怎么说去医院就去医院了?再说了,他跟江年泰的关系也很一般。

  “这件事跟你无关。”江年宴淡淡地强调一句,“所以不管什么人问你什么……”

  “我都不知道。”虞念马上说。

  江年宴瞅着她笑了,“嗯。”

  虞念深深叹了口气,这件事查来查去,查到最后伤的只是江老太的心啊。

  “那接下来呢?”

  江年宴说,“季姿明天出院,或许这件事就该有了结了吧。”

  虞念闻言沉默,稍许重重一叹气。

  江年宴被她的反应逗笑了,“你看着挺伤春悲秋啊。”

  “我就是在想,季姿图什么呢?”虞念眉心微蹙,“虽然江家直到现在还没许她名分,可她也算是住进江家了,但凡知道江家的谁不清楚这件事?既然当初拿了孩子做筹码想要一跃龙门,这马上临门一脚了怎么还能犯这么蠢的错误?”

  江年宴不紧不慢地喝着柠檬水,没吱声。

  “是不是……”虞念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抬眼看江年宴。

  江年宴眼皮一抬,“你想说是江年启的存心故意?”

  “不排除这种可能吧。”虞念说,“季姿漂亮是漂亮,但毕竟名花有主,江年启也不至于痴迷到去挖自己侄子的墙角,是我心理阴暗吧,我会想成阴谋论。”

  江年宴放下水杯,“过来。”

  虞念迟疑片刻,但还是起身上前。

  江年宴将她拉坐在自己身上,双臂顺势环抱住她,于她腰后十指交叉。

  看着她笑,“所以说不是所有女人都像你聪明,季姿哪怕有你一半智商都不会上了江年启的贼船。前者擅于心计,后者耐不住寂寞,自然是一拍即合了。”

  “可江年启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打击江年泰?一旦东窗事发他不是把自己都折进去了?”虞念想不通这点。

  江年宴轻笑,“应该会有后手吧,他不用多,一桩丑闻就能让江年泰翻个大跟头,毕竟之前的流言蜚语也不少了,就看这次是不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江年启能从丑闻中脱身而出,也算是达成了目的。”

  虞念不说话了,思量着。

  江年宴偏头瞅她,见她聚精会神的模样着实想笑,“女侠,你又琢磨什么呢?”

  虞念眉心还微微蹙着呢,看向江年宴,“季姿在娱乐圈里混了多少年了,那是个什么地方?大染缸啊,什么人见不着?什么事碰不到?都能步步为营进到江家那是手段非常啊,还能在江年启身上翻船吗?我觉得她并非是耐不住寂寞,她对江年启是有所图才对。”

  “所以?”

  “所以,我觉得季姿肯定也留后手。”虞念下了定论。

  江年宴往沙发背上一靠,将她往前一拉,她就顺势趴他怀里。

  这姿势别提多暧昧了。

  “江年宴,我在跟你聊正事呢,你别瞎起性。”她赶紧提醒他一句。

  与此同时她僵在他身上一动都没敢动。

  “紧张什么?”江年宴不怒反笑,手指掀开衣摆钻了进去,有意无意地摩挲着她的腰心。

  细腻软滑,令他爱不释手的。

  虞念觉得腰间泛软也泛痒,下意识扭了一下腰。

  就听男人闷哼一声,倏然掐住了她的腰。

  虞念陡然不敢动了。

  “虞念,故意的是吧?”江年宴盯着她,咬牙说。

  “没有,你放我下来吧。”说着她要撤。

  被江年宴手劲一使重新按回怀里,“别乱动,抱一会。”

  好吧,虞念不动了。

  良久后,江年宴开口,嗓音低低的,像是透着浅浅苏醒了的情欲。“虞念。”

  虞念觉得这一声名字从他嘴里念出来挺好听的。

  “你说你有阴谋论,觉得男人接近女人都有目的。或许像是季姿那种女人的确会成为别人手里的枪,但你不一样。”

  他轻轻扣住她的后脑,灼热的目光在她脸颊上游走,“男人靠近你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上你,你有让男人疯狂的资本。”

  “包括你?”虞念呼吸急促。

  江年宴与她视线纠缠,“包括我。”

  虞念暗自攥了攥手,“包括,曾经的你?”

  江年宴盯着她,眼底在隐隐翻腾着暗浪,深邃、神秘,像是带着宇宙最深处的黑暗力量般。他的眼神让虞念没由来地感到害怕,又说不清道不明的。

  良久后他不答反问,“曾经的我,对你不好吗?”

  好。

  很好。

  而今两人走到了这步田地,虞念出了奇地想要追寻一个答案了。

  “曾经你对我的好里,有几分真?”

  她最近一直有个想法,曾经的阿宴为什么会被带到虞家?是父亲无心的举动还是他的存心故意?他有他的目的,可真想要挖掘出他想要的真相,估计得需要时间吧。

  江年宴盯着她良久,抬手轻轻掐住她的下巴。男人的手指温热,还沾了她肌肤的淡香。她有预感,这个答案她应该轻易得不到。

  果不其然,就听江年宴淡淡反问,“那现在的你,对我有一分真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dbq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ddbq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